DACxTCAA 蘇匯宇個展

一個有趣的理論:為什麼鯨魚集體自殺(擱淺)的事件越來越多?因為人類越來越多,海岸線無所遁形,目擊集體擱淺的事件便越來越頻繁了。

說不定跟現代文明的罪惡無關,說不定一切只是人類觀點的作祟。

從成為一個新手父親開始,我便由孩子身上撇見最接近死亡的東西。這個狀態持續不變,輪廓逐漸清晰。可以確定的是,這種與死亡有關的思維,或者感覺,是完全中性的。它不將我帶往任何悲觀或樂觀的情境,只不斷地洗刷我的種種認同,其中包括自我與世界,認知與現實,乃至於任何對於存在的信念。這聽來不可思議,但每當清晨來到,陪伴著年幼孩子度過上午時光,那昏昏欲睡的我與經常沒有意識到昏睡父親而繼續玩耍的孩子們的狀態,卻讓這個概念再清楚不過。此刻可能只是睡著,此刻亦像極了死亡,又或者,此刻並不存在。但這種抽象的體會,透過一個不在場的父親與尚未成為完整主體的孩童來觀看,或許就變得寫實而饒富興味了。

這彷彿是一種頓悟,由幼小生命的身影上,一個尚無身身份困擾的身體上,我重新見習了關於「自己是什麼?」這樣的概念,在這個基礎上,自然、死亡乃至於性(根據理論,幼兒亦有性經驗,或稱快感),重返我的視界,以一個沒有文化束縛的狀態被重新思考,將我帶往一個關於空無(nothingness)的體驗。於是我便以「鯨魚集體自殺」名之,表達對於人類觀點替「自然」預設立場的重新檢視。

展期:2018/12/22-2019/1/26

地點:臺北數位藝術中心 Project Room

特別感謝 三星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