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倫理思辨的推測設計:大流行病、醫療、可能未來

2020.10.16

文|宮保睿

 

推測設計(Speculative design)除了試著透過推測與虛構情境來跳脫現實的框架,鼓勵大眾去思考未來的可能性與更多深沈的問題之外,也嘗試以設計與思想實驗來探討現有或是新興科技帶給無論是社會、文化、環境、經濟、道德甚至是美學上對於人們生活,正面或是負面的多方影響,邀請大眾跨界對話思辨、思考真實社會的問題,為世界可能的樣子而設計而想像。而長久以來關於醫療科技相關議題的探究,推測設計一直有著多面向地各種想像,去挖掘醫療科技的快速進程之中,所帶來潛藏在人類日常生活裡具爭議性或啓發性的倫理道德思辨。加上近期嚴重影響全世界人類生活的大流行病新冠肺炎(​COVID-19),更加深我們對於疾病相關議題的重視與反思,以及對於那未知未來探索與想像的慾望。我們在這樣與自身生命、生存與生活息息相關的大流行病與醫療議題之中,該如何透過設計去找出一條另類的可能道路?此文章試著帶領讀者觀看,現今觸及大流行病與醫療議題相關的推測設計與設計實驗實踐案例。

 

可能的大流行病未來

 

面對突擊式地大流行疾病的來襲,我們必須迫切地對於這個未知威脅做出任何可能的對策,去維護我們生存的希望,但更重要的是,在這樣不可逆轉的變化之後,我們的世界會變成如何?我們生活的空間、行為與態度是不是可能跟著一起巨變?MoMA建築設計資深策展人Paola Antonelli和設計評論家Alice Rawsthorn就因應​COVID-19企劃出了《設計事變》(Design Emergency),探討設計在​COVID-19之下的危機及其後果中的作用和影響。並在Instagram上發布了《設計事變》聲明提到:「在COVID-19危機中,設計是我們最強大的工具之一。全球設計師及其合作者的獨創性、機智和慷慨大方已經產生了創新機會,這些創新有助於保護我們免受大流行病的影響,改善對大流行病的治療並為將來將帶給我們生活的根本變化做準備。」 Paola Antonelli和Alice Rawsthorn共同計劃探索設計界對於新冠肺炎的反應,展現其解決緊急問題時的有效性與立即性,也回應我們在這個動盪復雜時期中社會、政治、經濟與生態挑戰的解決應對能力。

 

除了盡力突破此時此刻現實之下,大流行病給我們的危機困境,我們還必須透過想像力超前部署,去推測我們可能即將面臨的現實,而Superflux[1]的沉浸式裝置計畫《減緩衝擊》(Mitigation of Shock)(倫敦,2050年)剛好呼應如何透過推測設計去探索我們重新建構新型態生活去適應,不管是人類造成或是大自然形成的不確定性。此計畫雖然不是直接面對​COVID-19的各種應對,而是透過推測想像在2050年氣候變化及其對糧食安全影響的背景下延伸出建構整個未來公寓的形式,間接地帶領我們思考著後新冠肺炎時代,我們經歷長期的居家隔離生活過後,所產生出可能新的生存方法與工具。《減緩衝擊》首次作為沉浸式裝置出現在2017-18年度《Centre de Cultura Contemporània de Barcelona, CCCB》的《After the End of the World》展覽之中,訴說著隨著氣候變化對社會和經濟的影響滲透到家庭空間中,未來的家園可以將令人毛骨悚然和平凡的事物融合在一起,《減緩衝擊》不僅具有虛構的可能性,還試圖引入從現有資源中竊取的有效工具網絡來激發可行的希望。

 

回看自己身處在這次疫情之中相對極為安全像是平行世界的臺灣,我們要如何就算在安逸的堡壘裡,也要保持對於未來的反思與啓發性?在對於COVID-19疫情持續影響之下,生物藝術家、基因工程師與清大藝術學院助理教授曹存慧、數學家與程式設計師吳柏昊與我試著提出了《超免疫北市》(Ultra Immune Taipei City, UITC)系列計畫,從臺灣的的傳染病史切入作為歷史的出發點,衍生想像一個近未來的未來臺北,將是依照免疫力劃分社會階級的「超免疫北市」,在作品情境內,人民的的身分認同、健康維護、日常生活、以及價值觀,將從現在「管理帶原者」的公衛措施,轉為 「管理免疫力不足者」。創作計畫企圖以環繞公衛政策發展的社會結構、政府組織與免疫能力 健康監控等等議題,發展思想實驗,並透過三個不同視角的三部曲「白血球政府」、「免疫勝利組」、 「免疫發展組」,以及電子裝置「樹突護照」等,呈現「超免疫北市」的完整面貌。

 

可能的醫療未來

 

日新月異的醫療科技最環環相扣的根本與倫理道德就是與我們的身心靈健康,甚至是與生命連結在一起,更延伸出醫療科技試著扮演上帝的角色,去從不可能中挽回或是延長我們的壽命,詢問我們對於自身身體與生命本質的探究。這邊想特別提到人稱「死亡醫生」的美國病理學家與安樂死推廣運動家Jack Kevorkian醫生,他設計出的安樂死裝置「Thanatron」,試著透過為患者注射生理食鹽水、巴比妥類藥物以及劇毒氯化鉀,使得病患可以用按鈕進行切換,逐漸地迎接自己的死亡。雖然這裝置不是設計與推測設計作品,但透過「Thanatron」這個物件它要表達不只是功能性上地幫助嚴重病患死亡,而是超越功能性(para-functionality)地去提問身為人有沒有「死亡的權利」,可否把生命操之在己或是託付給信任的他人。

 

醫療科技如何帶領我們反思生命的本質外,在未來有沒有可能創造身體新的可能?英國推測設計師Agi Haines長期探索人們如何應對我們的身體作為另一種日常材料的可能性,以及在仍被社會所接受的同時,我們可以透過科技將可延展的身體推向多遠的未來。Agi Haines的作品《嬰兒變形計畫》(​Transfigurations)描繪透過外科手術來實現潛在身體增強功能的可能性,想像這些技術如何解決嬰兒潛在的未來問題,提問從醫學到環境再到社會流動性問題,要付出多少物理、心理、社會與經濟代價。此計畫試著闡述「改造」尤其是對兒童的改造,可能實現我們認為僅僅是對於未來的改變,在醫療保健方面的決策,尤其是涉及弱勢群體的決策,卻是異常複雜,也很難每個人都受惠。

 

而我在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同學荷蘭實驗設計師Frank Kolkman,來自自身經歷過面臨疾病與死亡的體驗,展開他後續一系列關於醫療保健的創作計畫。在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第二年的畢業製作期間,受到Anthony Dunne(當時英國皇家藝術學院設計互動系系主任)與James Auger[2] (當時英國皇家藝術學院設計互動系老師)邀請一起參與在京都工藝纖維大學的KYOTO Design Lab關於醫療保健未來(Healthcare Futures)議題相關的工作坊,延伸出《開源手術》(OpenSurgery)計畫,嘗試以開發DIY手術機器人,讓在傳統醫療系統保障範圍之外的社群,也能擁有能夠負擔得起且可以輕易執行的醫療方式,借此促進替代醫療模式的討論,並公開質疑是否許多當代醫療創新的優勢,都是由市場經濟所驅動的。在研究與創作期間,Frank Kolkman發現了在醫療領域中有許多難以跨越的智財專利高牆,也揭露大型企業是如何透過專利防止拯救生命的技術流入到一般社會大眾手中。《開源手術》也可以被視為一個批判企業壟斷知識與技術,損害社會的利益計畫。近期Frank Kolkman入選《2018 Swarovski Designer of the Future Award》中呈現的作品《做夢機器》(Dream Machine)則是回應當代「智能生活」的議題,探索水晶的美學和科學特性轉換成頻光閃爍的裝置,透過神經生物學、神經心理學和心理活化技術產生視覺刺激,讓使用裝置的人能夠進入深度放鬆與「人造夢」狀態,為尋求避開現代生活需求的人們提供了一個另類的解決方案。

 

推測、身體與醫學的啟發性未來

 

在這次探討關於大流行病與醫療的可能未來相關主題之中,其實也巧合地連結到設計師、藝術家與牙醫師顧廣毅與我即將在國立臺灣美術館舉辦的一檔關於推測設計與醫療科技的展覽「啟發性的未來:推測、身體與醫學——宮保睿、顧廣毅雙個展」。這檔展覽將會於今年的10至12月舉行,我的作品《闌尾人》與《存在與器官》試著對內挖掘醫學對人類身體影響之後,更為深刻的本質性提問,而顧廣毅的作品《延遲青春》與《千年人參計畫》則是反向的對外探索醫學科技,對人類社會與自然環境的影響。透過不同的深度與廣度的探索與挖掘,試圖提出一個新興的創作形式,帶領觀眾探勘在醫學科技擾動之下的未來人類社會。除此之外,為了讓觀眾有更多關於這種創作形式的背景知識,展覽特地規劃書展區,展示國內外關於「科學藝術」(Science Art)、「藝術與科學」(Art & Science)、生物藝術(Bio Art)、 推測設計(Speculative Design)等等新的領域的書籍與論文。希望觀眾可以看到藝術家實際的作品之外,也有機會了解相關領域的知識以及其背後的研究方法與歷史背景。

 

透過這次雙個展的形式,我們試圖探索受到醫學科技的影響之下,人類身體與社會環境究竟會如何產生變化。設計師與藝術家藉由自身對於當代社會的觀察、與科學家的合作以及想像力和藝術實踐,在每件作品中刻畫醫學、人體與文化的複雜關係。同時更著眼於醫學科技與社會文化交織後所指向的「未來」,透過描寫這個未來世界的多元樣貌,帶領觀眾去窺視每一個由「醫學科技」與「社會文化」共同構成的滾動巨輪的轉動方向,試圖引導觀眾,讓他們在展覽中觀察這些作品所暗示的未來方向,並透過作品所引發的爭議去刺激觀眾反思作品背後所蘊含的倫理爭議與社會議題。

 

[1] Anab Jain和Jon Ardern於2009年成立Superflux,試著以創造世界觀、故事與工具,航行探索在科技、政治,文化與環境糾纏的曠野之中提供更多理解瞬息萬變現實世界的新方式。

 

[2] James Auger是一位設計師、研究者和教育家,他透過基於實踐的設計方法來研究在當今和不久的未來在科技豐富的環境中意味著什麼。James從英國皇家藝術學院(RCA)設計產品系(Design Products)畢業後,到了都柏林的Media Lab Europe(MLE)進行研究,探討以科技為媒介的人類互動主題。也在東京的三宅一生設計工作室擔任客座設計師。在2005年至2015年,James曾是英國皇家藝術學院(RCA)設計互動系(Design Interactions)的一員,並擔任授課與研究,繼續展開對設計與科技的批判與推測性方法,在2012年完成了RCA的博士學位。 James近期到了Madeira Interactive Technologies Institute(M-ITI)的重新設計小組,透過結合虛構、事實和功能性的多尺度能源相關計畫,探索了馬德拉(Madeira)作為實驗性生活實驗室的可能性。James也是推測設計團體Auger-Loizeau的共同創辦人,Auger -Loizeau的作品在國際上出版與展出,包括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東京21_21、倫敦科學博物館、中國國家博物館、北京與林茲的Ars Electronica。他們的作品也被MoMA永久收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宮保睿

 

推測設計師、藝術家與策展人,目前為實踐大學工業產品設計學系專任助理教授級專業技術人員,英國皇家藝術學院設計互動系碩士學歷。曾獲2018台南新藝獎與2020年美國Core77設計大獎的推測設計獎。認為設計是⼀種研究方法與思考工具,探索各種可能性,且批判過去與現在,推想未來。

《設計事變》(Design Emergency)

(擷取自Design Emergency官方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design.emergency/

 

《減緩衝擊》(Mitigation of Shock)沈浸式裝置

(擷取自Superflux官方網站:https://superflux.in/index.php/work/mitigation-of-shock/#

Jack Kevorkian醫生與安樂死裝置「Thanatron」

(擷取自The New York Times官方網站:https://www.nytimes.com/2011/06/05/us/05suicide.html

 

《嬰兒變形計畫》(​Transfigurations)

(擷取自Agi Haines官方網站:https://www.agihaines.com/transfigurations

 

《做夢機器》(Dream Machine)
(擷取自Dutch Design Daily官方網站:http://dutchdesigndaily.com/complete-overview/crystal-dream-machine/

《存在與器官》

(圖片提供:宮保睿,攝影:Crispian Chan)

《延遲青春》

(圖片提供: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攝影:林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