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後的近未來:朱拉亞農.西里彭的《黃金螺旋》

2020.04.14

文/謝佩君

撥開厚重的黑色絨布,走進下東區601藝術空間狹窄的放映空間,視覺藝術家朱拉亞農.西里彭(Chulayarnnon Siriphol, 1986-)的影像裝置《黃金螺旋》(Golden Spiral, 2018)在漆黑空間裡染著薄霧似的光。望著眼前白色展示窗裡,為大大小小黃金海螺圍繞著,架設在透視消失點上的五十吋螢幕,你被暗示坐在白色長凳上,佔據著為西里彭設計的雙重認定位置:你可以是恰好路過的參觀者,抑或是黃金螺旋的廣告對象—在末日之後仍執迷於永保青春的消費者。 在這支十八分鐘的影片裡,藝術家用畫外音開頭:

「你正盯著空間,一個空無一物的空間

這正是我們目前身處在的

白色、永恆、無疆界,也無窮盡的空間

我們的空間隨時間開展

我們的空間以守恆的速率前進

我們的空間加速度地移動」

            這短短的敘述同時暗示了朱拉亞農.西里彭在《黃金螺旋》裡的剪輯手法與視覺經驗:在短時間內連續數個切入鏡頭(cut-in shot),或是疊置(superimpose)的方式分割畫面,觀者隨著影片的開展,同步地穿梭於無垠太空、侏羅紀時代的恐龍、蝙蝠洞、深海魚群與螺型化石之中;而在仿若是自然史的影像片段中,又切入多組以「螺旋」(spiral)為形式的人造建築與地標,像紐約古根漢美術館或是曼谷大型購物商場裡頭的旋轉電扶梯。而這一連串遠古自然到人文社會的加速度「螺旋」鏡頭,最終以一則古典資本主義式的電視廣告寓言告結:身穿專業白袍、卻半人半黃金海螺的科學家,站在實驗室一本正經地以各種荒謬、詼諧的手法展示蝸牛賦活黏液菁華(snail mucin)讓人青春永駐的功效,然而,似乎擔心這一切都不夠具說服力,科學家進了一段短片,讓觀眾檢視實測效果—-淋上蝸牛賦活黏液菁華的中年婦女轉眼變成膚質白嫩的少女。在此處,朱拉亞農.西里彭利用四個切入鏡頭,與電影條件下的視覺守恆性,將下垂鬆弛蠟黃的臉頰置換成緊實飽滿白嫩的膚質,而鏡頭一前一後兩名女子明顯的長相不同,也讓實測影片變得像是一支對保養品廣告(或廣告作為一視覺動態影像)的後設批判:青春永駐不過是蒙太奇下的視覺幻象,醫學美容的反毀滅進程僅是看起來的樣子。

朱拉亞農.西里彭在《黃金螺旋》裡對資本主義反自然毀滅史(the natural history of destruction)的批判,與其說是回應了「我們該如何依據場合穿著?」聯展中(How shall we dress for the occasion?[1])策展人悠雅.索雷(Ulya Soley)企圖囊括氣候變異、數位科技發展等當前熱門關鍵字,倒不如是補足了索雷在策展敘述中,言猶未逮的各種危急時刻的確切描述:新自由主義下主體經驗的高度抽象視覺化,以及科學進程與自然毀滅共生的辯證危機。索雷在策展論述中去脈絡的宣傳式普世提問:「我們正在體驗未來末日,抑或歷史終結?」只有回到朱拉亞農.西里彭的作品生產脈絡,以及他創作根據地—泰國曼谷的特殊地緣政治,才有明確的重力迴響與批判性連結 。

在朱拉亞農.西里彭跨足藝術圈與電影界的影像作品裡,對專制軍政府與泰國上座部佛教社會的反思,一直是貫穿其創作生涯的主題。例如,在兩年前由阿比查邦.魏拉希沙可為首四位泰國導演聯手,以想像泰國十年後的未來為題的短片電影集《十年泰國》(Ten Years Thailand)裡,西里彭以無對白的科幻預言,打造了一個泰國人集體活在科技發展謬誤的近未來。或是,在二〇一四年的短片作品《現代性迷思》(Myth of Modernity)裡,以數位後製的霓虹金字塔包覆著反政府的抗議份子,暗示涅槃得透過社會中的反動力量才得以企及。朱拉亞農.西里彭為迴避泰國國內「冒犯君主法」與軍政府的電影審查尺度,而衍生的影像風格—演員一本正經的荒誕行徑、令人目不暇幾的逗趣視覺效果,或是挪用卡拉ok的字幕形式等,在博得觀眾笑聲之餘,也像是回應了漢娜鄂蘭在《論暴力》一書裡所言:「極權最大的敵人是輕蔑,而摧毀它最好的方法就是發出陣陣笑聲。」

而這些幽默的風格在《黃金螺旋》裡也毫不例外地一一出現,科學代言人的說明詞像是伴唱帶一樣被上著字幕,執迷於青春永駐的消費主體透過影像的剪輯變得荒誕可笑,但笑聲的背後卻是一則批判當前資本世(Capitalocene[2])的反烏托邦寓言:假若對科學進程的定義僅以完善資本主義式的自然與社會開發作為唯一目標,我們的未來是否只是人類謬誤下的其後餘波?

 

[1] 展名出自Douglas Coupland探討數位科技本身的自然毀滅性Bit Rot一書。此展覽也包括視覺藝術家組合德尼茲.圖坦(Deniz Tortum)與凱瑟琳.漢密頓(Kathryn Hamilton)雙頻投影作品《ARK》檢視專門檔案化瀕臨絕種動物的3D列印檔案庫( ARK)侵略自然式的保存方法。

[2] 社會學家傑森.摩爾(Jason Moore)將資本世定義為以資本主義組織自然的方式,換言之,資本主義式地壟斷的生態世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謝佩君

紐約州立大學賓漢頓分校藝術史所博士候選人,惠特尼美術館獨立研究計畫員;主要研究方向為當代臺灣藝術與後媒介時代的藝術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