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Asia Culture Institute策展人Gimo Yi(下篇)

2019.05.21

位於韓國光州的國立亞洲文化殿堂Asia Culture Center(ACC)於2015年開館, 聚焦亞洲文化交流,舉辦過許多精彩的展覽及演出活動。臺北數位藝術中心執行長駱麗真日前把握前往南韓交流的機會,與ACC轄下單位Asia Culture Institute的策展人Gimo Yi進行了一場關於館所經營面向的深度訪談。本文分為上、下兩篇,此下篇為針對館所觀眾與對外關係經營提問整理:
關於ACI的客群分析?
我們有許多亞洲遊客,他們的年齡層相當廣泛。然而,客群人數大多落在兒童博物館的十二歲以下孩童以及他們的家長。由於「五一八光州民主化運動」在部分當地老年人的心中留下深刻記憶,所以他們也時常到此感念(展覽中心是舊市政廳,也是民主運動的核心位置)。
另外,那些在民主運動中失子的人們,為了思念孩子也會住在附近,這也是為什麼運動又被稱為「5月18日的母親」。為此,我們為這些受難家屬設計專案,像是發起議題活動,並邀請他們加入。我們試圖讓他們參與計劃、製作內容,以及傾聽他們的建議,與他們建立良好的關係。但是,當我們第一次執行「5月18日的母親」時,有一些居民並不喜歡,因為他們認為舊市政廳像是自己的孩子,不希望任何人改變它。當時的我們積極地與對方溝通;而現在因為彼此的努力,我們之間的關係已逐漸凝聚。
ACI的公眾關係與行銷策略?
我曾在首爾工作一段長時間,而大多數的韓國人都居住在首爾。然而,光州的空氣清新、生活開銷便宜、食物美味,一切都很美好,且我認為真正富有文化價值的城市是光州。雖然每個地區都有專屬的文化風貌,但首爾是一個經濟中心、國際之都,人們帶著各自的文化遷移首爾,整體而言較難區分與表述首爾的獨特文化。相較光州、釜山等城市,能夠顯而易見地方的傳統文化。
我認為做一項國際計畫需要觀察及探討更深層的歷史脈絡,並分析不同的文化關係。許多居住在光州的人與「五一八光州民主化運動」有著深刻緊密的連結,所以我們試著感受與保存這份無價的記憶,雖然照顧當地居民、存留本土的歷史文化實屬不易,但我們擁有成員跨部門的齊心合作,依此接軌國際舞台。
ACI如何發展社區共同參與活動及教育計劃?
我們的組織有豐富的計劃。在教育計劃方面,我們為兒童、學生和成人分別開設課程,也會邀請一些來自國外的講師。此外,我們最著名之一的專案是關於公共議題的論壇。
另外,我們也會規劃設計周邊商品來吸引人潮,使大家更有動力參與,像是筆、環保袋與筆記本等。在商品設計的巧思上,特別採用不同的顏色(黑色、白色和粉紅色),也力邀不同的設計師進行討論與製作不同的商品。而今年我們決定以環保作為所有產品的素材。
請問ACI和官方、藝術家、其他機構的合作模式為何?
在ACC與ACI組織裡的各部門會互相協調合作。例如:我將NTUCCA介紹給教育部門,最終他們發展出MOU。此外,我與教育部門也開始討論ACI的未來規劃,並分享我未來想在國際交流部門施行的計劃。
2018年,我建議組織在2019年計畫中執行的兩個地點,一是西南亞,如:土耳其、敘利亞和非洲等;二是東南亞,如:越南、新加坡。這個構想是來自於去年,教育部門也實踐了。
此外,研究部門2018年深入研究東亞國家的紋身文化,因而舉辦紋身展。而他們也會與其他機構合作探討紋身文化,像是菲律賓、台灣和泰國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