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視慾望的朦朧美:周東彥VR作品《霧中》的看與被看

2020.10.20

文|陳沛妤
圖|狠主流多媒體|狠劇場提供

VR技術發展至今,其中一項主打透過影像讓觀者有主動選擇影像觀看角度的權力,特別是360度的觀看,甚至藉由互動設備在VR世界裡飛行。然而,於2020年「高雄電影節」首映的作品《霧中》,第一個開場畫面就讓毫無心理準備的觀者措手不及,只能緊張的望著前、左、右三個方向的裸身男子們,唯美的性愛互動包圍著也正在這個空間的你。你,卻被固定在幽暗的角落,身旁的男子正在打量著你,你透過視覺空間感到一股悶熱,彷彿闖入了已經逃離不了的奇幻黑盒子。

看與被看的性V.S.被囚禁的身體

身為一位異性戀女性的觀者,除了首度觀看男同性戀的情慾影片之外,也是第一次透過VR世界感受到被一群裸體男性凝視,彷彿自己也全身赤裸被邀請加入狂歡派對裡。過去觀看色情片的經驗,甚至曾在大學時期有幸參與陳明媚教授的「色情片分析」,談及普羅大眾除了收看異性戀色情片之外,大部分的男性也喜歡看女同性戀的色情片,卻少有相關研究談及觀看男同性戀影片的群眾調查。縱使有許多關於BL漫畫的相關研究,但唯美的動漫圖像與真實的男性裸體仍有差異,不僅是無法比擬的寫實,也影響人對於虛擬世界與真實世界的性愛認知。此外,許多科普研究都曾探討色情片成癮影響真實性愛的互動,例如需要逐步增加刺激的「庫利奇效應」(Coolidge effect),或者因縱慾過度而產生各種生理障礙。然而,本文並非聚焦討論《霧中》與色情片批判的關係,而是在看完作品之後觸發的深層思考,反思我們從影像世界中探索慾望的角度,與VR中的攝影機鏡頭如何讓觀眾思索自我存在狀態,並進一步連結誤闖異花園的三溫暖世界?

以VR為觀看視角的色情片是幾年前的熱門話題,當時力推不同於平面影像,VR的視點讓使用者與主角可以直接產生肉體(影像)上的親密接觸。看似可以透過主觀鏡頭真正與影像中的性愛對象互動,事實上還是被影片製造者限制使用者可收看的範圍與姿勢,你想像中可接近真實性愛的主導權依然是虛假且被操控的,甚至難以適應。這似乎也是VR色情片推出之後,並未蓬勃發展成流行產業的其中一項原因,卻也讓此類型的影片必須向外探索不同的影像語言。反觀周東彥在《霧中》藉由限制觀者位於角落,一反VR360度的觀看特性,觀者只能在由導演設定的唯美畫面中限制觀看角度。不只是如同一開始的西裝男子誤入迷霧空間不知所措,仔細一看,更會發現與你並肩而坐的裸身男子們,看著你也一起在看著前方激戰的群體。

似乎,同志三溫暖文化中的誤闖、凝視情慾與匿名邀約等特性,間接呼應VR的觀者視角之外,更隱喻交友軟體文化只是變相的同志三溫暖。三溫暖的空間就像是網路交友平台,可以在公共澡堂或是自己開包廂(聊天室),邀約者彼此同意之後就可以自行尋找空間交流,可以是三溫暖的某個角落,或是自行尋覓包廂、水池、淋浴間等。若只是在網路上透過限制級的文字或影像交換彼此的身體或內心慾望時,就像是三溫暖空間的旁觀男子,看著眼前的他人互動而自行解決身體慾望。而約砲成功者可以想像是《霧中》裡在各個角落發生性愛的群體,不需要知道彼此是誰,讓單純的肉體交流只發生在這個場域之中,離開這個空間以後又回到自己的現實世界繼續無負擔的生活。

VR影像展演的身體

許多人對於《霧中》的演員們如何可以大方展現自己的身體與動作感到相當好奇,事實上來自部分演員曾有自拍並上傳性愛影片的經驗,或曾在網路上看過他人影片的模擬,想像自己開放的透過影像展現身體各部位之外,更進一步無私分享自己的生理反應。關於影像中的身體展示論述在色情片出現之後就引發許多討論,而自網路媒體出現以來,特別是自媒體平台開啟之後,網紅成為當代最有賺頭的行業。在色情片網紅中又可分為色情網站平台與交友軟體平台,除了實質上的經濟收入之外,在心理層面上可以獲得關注的優越感。主角藉由身體展示滿足觀者的慾望之外,也因為非實體接觸的特性,在安全距離之餘更能在鏡頭前自在的探索身體的表現方式,不容易受現場觀眾直接的表情反應而影響自身的展演姿態。這樣的展演經驗似乎也能與VR的親密感互補,個人獨享的聲光影音效果無須關心外在世界的變化,彷彿影片只為你而生。只是在影像語言上,取決於導演能否成功掌握激發慾望的鏡頭視角,例如《霧中》介於露骨與曖昧的視覺效果之間,觀眾進入的是唯美浪漫的空間世界,演員的姿態彷彿是一張張繪畫的標準構圖,展現了身體線條與動作的優雅,介於淡淡的激情慾望與浪漫幻想之間。觀者猶如進入科幻電影,像是你真的坐在三溫暖空間中與其他人一起左顧右盼,想像他人也一起連線進入三溫暖房間交流並觀看前方展示身體的演員。超私密的觀影經驗不只是觸動生理上的行為,更觸發腦海中浮現各式各樣的幻想,超越自己用平面影像在房間觀看的空間與身體感。

事實上,身體展演的文化最早可追溯至古希臘羅馬的裸體藝術,強調身體線條、肌肉、動作的力與美的展現,從裸體繪畫、雕塑甚至是同性戀社會文化,而電影《羅馬浴場》中也稍微提及。在當代藝術史的脈絡中,2017年雪梨舉辦「裸:泰德美術館典藏大展」,從藝術史、錄像史的角度到邀請觀眾參與裸體表演,探討裸體的行為經常只是特定的社交禮儀與文化。藉此假設,當觀者在《霧中》的經驗尾聲被迫置換角度,並緩緩帶離私密場域。觀者的視角轉換並全知的看清所有的人、物與空間,劇場的元素讓觀者明白這只是一齣戲,進入同志三溫暖的情慾是逢場作戲;在網路的展演、交友軟體的平台也是提供彼此演戲的場域;你以為VR帶給你真實的體驗更只是虛假的影像。這些情節從未存在過,只是倏忽即逝的慾望展演,情慾的或是影像娛樂的體驗瞬間,永遠都不可能在現實生活中留住。

速食情慾娛樂並非數位時代的專利,《霧中》的創作靈感來自周東彥曾經讀過的幾篇描寫同志三溫暖的小說與詩,其中,作家李桐豪早期的新聞台對我說髒話曾在2003年發表〈三溫暖裡的警世恆言〉,談及「裸體才是最殘忍的階級」,三溫暖無關愛情,只是寂寞時尋找宣洩出口的場域,凝視與被凝視是彼此交流的方式。另一篇陳昭淵在〈十分鐘的戀愛〉中提到:「在淋浴間互傳簡訊/用深蹲回應……彷彿建立起這世界最短暫的愛情」,同志三溫暖彷彿成為最具時代性的娛樂符號,更是實體的交友軟體空間。也曾因應時代變遷而產生各種文本,例如1997年蔡明亮的《河流》中,藉由同志三溫暖觸及不可言喻的親子關係。

進入幽暗與悶熱的空間,《霧中》裡躺在台階上等待被觸摸的男子、在角落靜觀其變的男子、坐在你身邊呆望前方的中年男子,彷彿是網路使用者的各種縮影,寂寞的現代社會,對話與認識彼此的過程不再重要,影像中的凝視與被凝視,透過周東彥的影像語言帶給觀眾最私密與最超現實的幻想禁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