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C友善專題】聲洄 Melody of Motion之作品口述影像內容及觀後感分享

2018.05.01

文/許映琪        圖/林筱茜

 

口述影像

在黑暗的展場中央,有九個鐵灰色的金屬高架圍成一個圓,上面分別裝著九顆黑色音響;在這些高架的中間,地板上以灰色的粗線條畫出了一個正方形的框框,在這個框框裡,畫著許多不同的符號,有三角形,也有正方形,這個框框被由上而下打上強烈的白光,使得這個框框就像是一個舞台。當有人在這個框框裡以或高或低的不同的身體姿態挪動身體時,週圍的音響就會發出不同的聲音回饋,尤其是踩在框框內的那些符號上時,會有一些特殊的音效,你可以透過在框框裡以不同的方式移動身體來作曲。

 

觀展心得

雖然「聲洄」是個以聽覺為主的展品,視覺元素的部份處理得比較簡約,但反而因此而帶給我很鮮明的印象。中間的地板上以粗灰線條框出特定範圍並打上強烈白光,彷彿劃定了聽覺魔法發揮效力的彊界,也營造了劇場舞台的展演氛圍;週圍高高豎起的高架及音響,加添給這個場域一種私密性,觀眾站在圓外觀展時便宛若窺視;這些裝置的簡明扼要讓我聯想起民族部落的秘密儀式,週圍豎立的音響是聲音的火把,而一次只能有一個人進入場域之中就是這個儀式的禁忌。

「聲洄」所內建的聲音庫具有統一的風格,是高頻的,富有電子樂音的質感,給人一種科技感和現代感,也相當迷幻,但其中又有環境音和樂音的分別,當這兩種不同屬性的聲音被同時觸發,就會帶來層次豐富的感官體驗。

在我以聽覺取代視覺進行文字閱讀的經驗中,對於聲音的體驗一直都只能是線性的,無法像視覺一樣綜覽全面,既無法感受到文字的段落,也無法在各部份之間快速跳轉;但「聲洄」卻讓我發現了聲音刺激具有立體性的可能,其實即便是在日常生活中,聲音也是極富立體感和空間感的一種感官經驗,我們很容易就能做到聽聲辨位,聽到聲音就知道來源的方位和遠近。因此,在聽書機這類型的輔具的設計上,是否也可能利用聲音具有立體感和空間感的特性,去找到使用視覺閱讀時所能接收到的多元維度在聽覺中的對應,讓使用聽覺進行閱讀的讀者不再只能使用笨重的線性卷軸,我覺得是個可以思考的方向。

此外,在建築的設計上,像愛盲基金會這樣的視障機構,其實已經設有語音的路線指引,讓視障者可以憑藉著這樣的語音提示就獨立找到前進的方向,可是像這樣的輔助仍然只是功能性的。人是具有美感需求的,不管是什麼身體條件的人都應該有權力享受建築之美,因此如果能在建築內部架設像「聲洄」這樣的裝置,比方說只要戴上特殊的耳機,就能聽到隨著不同的肢體活動而異的聲音回饋,就可以去設計符合該建築的視覺風格的聲音對應,讓視障者也能享受到建築之美。

礙於筆者觀展當天的時間限制,筆者未能親身進入「聲洄」進行互動式的體驗,而只能看見舞者示範性的操作,舞者在與「聲洄」進行互動時,肢體仍然是極富流線的美感的。由此也就引發了筆者對「聲洄」的疑問:為什麼「聲洄」要選擇以專業舞者來做與展品互動的示範?舞者在做示範時為何選擇呈現此種肢體風格?為什麼「聲洄」要標註建議的參觀路線?(創作者謝瀞瑩之後有提到建議路徑是因爲感測器有感應範圍剛好進出入那一位置所設定的音頻較小,能讓整首曲子有結束感,所以這並不一定要遵循只是為了技術上能讓樂曲「歸零」)藝術家是否有特定的所欲傳遞的美學?藝術家在不同觀眾自由觀展的可能性中是否有限縮範圍的意圖?這些都是我觀展之後會想要放在心裡的問題。